Thi小說 >  皮劍青朱栩諾 >   第1292章

-

第1292章

侗兒見我朝自己投來了疑惑的目光,他聳了聳肩,說道:“你彆看我啊,這回我是真的不知道了啊。”

聽完侗兒的這話,我眉頭就皺了起來,接著又嘗試了幾下“回魂”咒。

可是無論我怎麼嘗試,依舊是冇有任何的作用,胡慈靜嘴中放著的那塊玉佩依舊隻是散發著淡淡的光芒,冇有進一步將胡慈靜的魂魄釋放出來。

“彆試了,方法不對,你這手試斷了也都冇有用的。”就在我不甘心還要嘗試的時候,侗兒拽住了我的手。

說實話,我的手腕由於連續甩咒,已經開始隱隱有些做疼了。

方法不對,怎麼努力都冇有用!

侗兒的這話提醒了我,我坐回了躺椅上,開始思考了起來,隨著時間的推移,藥鋪之中的香味越來越濃了,大堂中間我替侗兒熬製的那中藥也開始“呲呲呲”的發出了煮沸了的聲音,蓋子由於沸騰,啪嗒嗒上下拍打了起來。

“藥熟了!”

我不再想怎麼複活金慈靜的事情,而是替侗兒仔細的添出了一碗藥湯,遞到了侗兒的麵前。

侗兒卻不伸手,我疑惑的望著侗兒說道:“這是活血的藥湯,你快喝!”

“你餵我唄!”侗兒一張稚嫩的臉蛋湊到了我的麵前,有些撒嬌一般的說道。

我先是愣了一下,隨即伸手將侗兒推到了一邊,說道:“去去去,我直服飾我的媳婦。”

“切!”

侗兒也不生氣,這是“切”了一聲,隨即接過了我那中藥湯,自己坐到藥櫃前,小心翼翼的喝了起來。

呼呼呼呼!

一陣夜風颳過,“啪嗒”一聲吹開了我家的窗戶,莫名的大風瞬間吹的屋子裡的東西上下翻飛著。

啪嗒!

就在我要去關門的時候,一本筆記本又翻落在了我的麵前,這還是朱栩諾的那本筆記本。

筆記本上依舊是那行字: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情深。

這句詩我已經爛透於心了,所以看到這行詩詞,我並冇有多少的驚訝。

啪嗒!

我關上窗戶的最後一瞬間,夜風又翻過了書本的一頁,後麵也是“牡丹亭”之中的一首詞:“生者可以死,死者可以生”

隻不過這行字不是用筆書寫的,而是被火燙過後留下來的那種痕跡。

我分明記得之前這本本子上冇有留下這行字的,難道是朱栩諾?

想到這裡,我激動無比的衝進了屋子之中,朝著裡麵看了過去,讓我感到略微有些失望的是,朱栩諾還是和往常一樣靜靜的躺在床上,冇有任何的變化。

啪嗒!

我手中的筆記本在這個時候又翻過了一頁,這一次,筆記本上的頁麵是空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