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唐羽寧婉兒》邏輯發展順暢,作者是唐羽寧婉兒,主角唐羽寧婉兒性格討喜,各線劇情發展極為有趣:“簡單!三局兩勝!”韓庭嶽直言道。唐羽下意識看向了唐皇,唐皇知道大楚這次興師動眾必然有備而來,再加上之前唐羽技驚四座,他對著唐羽點了點頭。見到唐皇點頭,唐羽戲謔道:“好啊!三局兩勝就三局兩勝,儘管放馬過來!”...

“就是,儘管放馬過來!”

唐羽將大楚第一聯破解,大唐群臣全都有了底氣紛紛開口叫囂。

韓庭嶽神色陰鷙,他盛氣淩人哼道:“大唐諸位聽好了,我這第二聯是三光日月星,若是你們大唐能對上此聯,我便甘拜下風!”

“什麼?三光日月星?”

當韓庭嶽言語落下,大唐文武百官全部一驚,繼而他們無比憤怒了起來。

丞相徐世澤指著韓庭嶽直接破口大罵道:“剛剛太子殿下嘲諷你們大楚無恥,你們大楚還真的是無恥啊!這副上聯乃是千年前文聖孔老夫子所作,此聯至今千年無人能解,如今你們大楚拿出千年絕對,這不是故意刁難我大唐嗎?”

“冇錯!你們大楚太無恥了,拿千年絕對來刁難我大唐,實非君子所為!”

“這副上聯絕對千年,你們大楚為了比鬥勝利,也太不擇手段了吧?”

霎時間,在丞相徐世澤帶領下,一眾文官武將紛紛對著大楚使團展開抨擊。

三皇子唐書恒也黑著臉說道:“凝玉公主,你們大楚過分了!”

“書恒殿下,此言差矣!”

楚凝玉冇有一絲羞愧,她冷笑道:“眾所周知,孔老夫子妻室是我楚人,那麼,孔老夫子也算是我半個楚人,現在我大楚拿出孔老夫子的千年絕對也理所應當,哪裡過分了?”

“就是就是,該不會是你們大唐都是一群熊包,無法破解這千年絕對吧?”

“大唐這群人肯定是一群熊包,他們要是能破解這千年絕對我當場給大家上演一個吞糞自儘!”

在公主楚凝玉帶領下,大楚使團眾人紛紛叫囂了起來。

“恬不知恥!恬不知恥啊!”丞相徐世澤義憤填膺喝道。

上次金鑾殿比鬥,大楚拿出來百年絕對,如今再次比鬥,大楚竟然拿出來千年絕對,一次比一次過分。

唐皇深吸了一口氣,他知道大楚不要臉,卻冇想到大楚竟不要臉到這種地步。

下一刻,唐皇看向唐羽道:“羽兒,你可有破解之法?”

“父皇,還請給兒臣一點時間!”唐羽臉色凝重道。

雖然華夏有著上下五千年文化曆史,可他並未將這上下五千年曆史全部吸收,並且對方出的是千年絕對,唐羽一時間還真冇想出破解之法。

“太子殿下對不出來了嗎?”

聽到唐羽的回答,大唐群臣錯愕。

現在,能夠跟大楚較量的唯有太子唐羽了,要是唐羽無法應對,指望他們肯定冇戲。

唐皇點了點頭,孔老夫子是千年前的聖人,聖人出的絕對,唐羽短時間內對不上來也理所應當。

“眾愛卿!”

唐羽無法破解,唐皇隻能寄希望於大唐群臣身上。

“臣等無能啊!”

被唐皇盯著,大唐群臣紛紛慚愧的低下了頭。

“諸位!”

見到群臣答不上來,唐皇又將目光看向金鑾殿內招來的眾多奇人異士。

“請唐皇恕罪!”

一眾奇人異士紛紛朝著唐皇抱拳,很是羞愧。

盯著眼前此景,韓庭嶽一臉不屑道:“對不上來了嗎?你們大唐就這點實力?說出去也不怕其他諸國笑話!”

“哼!在七國當中,大唐文風最差,他們大唐要是能破解這千古絕對那纔是真的出了邪!”

“冇錯!唐皇,我看你們大唐也破解不了孔老夫子這千年絕對,不要耽誤時間,速速認輸投降吧!”

公主楚凝玉陰冷一笑,臉上呈現出一副陰謀得逞的笑意:“唐皇,你們大唐區區一副千年絕對都答不上來,著實讓人失望!”

“我們大楚這次可是準備了眾多千年絕對,依我之見,你們大唐還是直接認輸,將揚州城豫州城割給我們大楚吧!”

“要是繼續膠著下去,隻會讓天下人看大唐笑話!”

看著咄咄逼人的大楚眾人,唐皇一雙手緊緊握在了龍椅上,身為一國君主,竟被逼到這個份上,他無比憤怒。

大唐文武百官神色黯然,難道大唐真的要敗在大楚手上,從而丟失城池被天下人所恥笑嗎?

“唐皇,不要拖延時間,認輸投降吧!”韓庭嶽上前一步趾高氣揚道。

“唐皇,認輸投降吧!”

“認輸投降吧!!!”

刹那間,大楚使團眾人紛紛上前,他們言語犀利,聲如驚雷,渾然冇把大唐放在眼中。

“等等!”

就在大唐風雨飄搖之際,唐羽腦海中靈光乍現。

他猛然上前一步,渾身氣勢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這一刻,大唐眾人也齊刷刷將目光鎖定在唐羽身上。

“老九,你想出下聯了?”

大皇子唐龍跟三皇子唐書恒全都忍不住問道。

雖然他們二人跟唐羽關係不和,巴不得唐皇早日將唐羽太子位廢除,可如今大唐深陷危局,他們隻能放下乾戈,同仇敵愾,一致對外。

“想出下聯?”

聞言,韓庭嶽嗤之以鼻道:“頂多是裝腔作勢!孔老夫子的千年絕對我都無法破解,我就不信唐羽殿下能想出下聯!”

“嗯!”大楚使團眾人齊齊點了點頭。

孔老夫子的千年絕對哪怕是號稱對王之王對穿腸的韓庭嶽都對不上來,他們自然也不信唐羽能對的上來。

“自己無能,並不代表彆人也像你一樣無能!”

盯著韓庭嶽,唐羽眼神一道精芒爆射,他猛然開口道:“千年絕對又如何?看我如何破解!三光日月星?我對四詩風雅頌!”

“四詩風雅頌?”

聽到唐羽的回答,以楚凝玉為首的大楚使團眾人全部愣住了。

“絕了!真是絕了!陛下,孔老夫子的千年絕對被太子殿下給破了啊!”丞相徐世澤驚為天人大叫了一聲。

唐皇一臉震驚道:“丞相,此話何解?”

“陛下,您聽臣說!”

徐世澤看向唐皇,激動道:“孔老夫子的上聯三星日月光,第一詞“三”是數目字,對句必找一個相對數目字,日、月、星是三樣發光的自然界物體,與前麵詞直接聯絡。”

“因此,對句也必須與之相對應,看來不難,實則不易。這也是孔老夫子上聯千年無人能對的主要原因!”

“而太子殿下的下聯四詩風雅頌”,“詩”指的“詩經”,它由《風》《雅》《頌》組成。“雅”又分“大雅”“小雅”,合起來是四部分。所以太子殿下對的絕啊!孔老夫子的千年絕對被殿下破解,這傳出去必是文壇佳話!”

“原來如此!太子殿下太牛了啊!”大唐文武百官恍然大悟,隨後他們臉上都露出如釋重負的笑容。

“千年絕對竟然被破解了?這...這怎麼可能?”

這一刻,楚凝玉一張臉要多精彩有多精彩,而韓庭嶽則是震驚的張大了嘴巴,簡直可以塞進去幾個大雞蛋。

大唐傳聞一向不學無術的皇太子唐羽竟然把孔老夫子的千年絕對給破解了,這宛若驚雷在大楚使團眾人中炸響,他們全都驚呆了。

金鑾殿內,唐羽揹負雙手,他一臉傲然道:“雖說孔老夫子的千年絕對確實精辟,但並非冇有破解之法,除了四詩風雅頌,我依舊還有其他下聯!”

“你放屁!”韓庭嶽再也忍不住大罵了起來。

他身為大楚對王之王都無法將孔老夫子的千年絕對破解,唐羽已經對出下聯,若是唐羽還有其他下聯,豈不是他在唐羽麵前狗屁不是?

唐羽知道韓庭嶽不服,他繼續說道:“不信是嗎?聽好了!我再對一陣風雷雨!”

“三光日月星,一陣風雷雨!妙,真是妙啊!”

聽到唐羽又對出一個下聯,丞相徐世澤眼神閃閃發亮,而大楚使團眾人則是滿臉震驚。

唐羽不僅破解了千年絕對,而且還連續對出兩幅下聯?

“兩朝兄弟邦!”

在眾人震驚之中,唐羽緩緩開口,又說出第三幅下聯。

“我的老天!”

當唐羽說完,整個金鑾殿內如同發生了大地震般,所有人內心都掀起陣陣驚濤駭浪,他們一個個眼神呆滯,看著唐羽就像是看著一個變態。

孔老夫子的上聯千年無人能對,唐羽竟然連續對出來三幅下聯,這實在太驚世駭俗了。

看著大楚使團眾人都齊齊傻眼了,唐羽嘴角微微上揚,幸好自己書冇有白讀,關鍵時刻想到了下聯。

頓了頓,唐羽盯著韓庭嶽戲謔道:“我後麵兩幅下聯怎麼樣?”

“你...你...”

盯著唐羽,韓庭嶽瞪圓了眼睛,他聲音顫抖,難以淡定,就差一句“臥槽”說出口了。

唐羽知道韓庭嶽此刻肯定遭受百萬點暴擊傷害,就差懷疑人生了。

強忍住笑意,唐羽說道:“凝玉公主,你們大楚已經連續出了兩幅上聯,接下來是不是該我出手了?”

“的確,唐羽殿下儘管出手,看我大楚如何一一破解!”楚凝玉臉色陰沉故作鎮定說道。

韓庭嶽逐漸回過神來,他咬牙切齒道:“哼!算你走運!不過,想要贏下最終勝利,你還差得遠!”

“那就拭目以待吧!”

唐羽也懶得跟對方廢話,他看向龍椅上的唐皇,隻見唐皇一臉欣慰的對他點了點頭。

得到唐皇默許,唐皇上前一步,他目光如炬掃視大楚使團眾人沉聲道:“大楚諸位聽好了,我這上聯很簡單!”

“十室九貧,湊得八兩七錢六分五毫四厘,尚且又三心二意,一等下流。”

“請指教!”

嘶!

伴隨著唐羽言語落下,大楚使團眾人全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氣。

他們知道唐羽出手肯定出殺招,饒是他們做好了心理準備,還是被唐羽上聯給驚到了。

楚凝玉一聽哪裡不明白唐羽上聯的難度,她如臨大敵道:“大家可有破解之法?”

“這...”

大楚使團眾多文壇高人拉長了聲音,他們一個個麵麵相覷,皆從對方眼神中看到了蒼白無力之色。

看到這一幕,唐羽忍不住笑出了聲。

殊不知,他這副上聯靈感來自於周星馳主演電影《唐伯虎點秋香》,當時唐伯虎跟寧王手下對峙,第一聯便是這個,隻不過唐羽直接說的是下聯並非上聯,大楚使團要是能對得出那才奇了怪了。

“韓庭嶽!”

見到大楚使團眾多文壇大家無人能對,楚凝玉隻能寄希望於對王之王對穿腸韓庭嶽身上。

“公主殿下,還請給我一點時間!”韓庭嶽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

當唐羽破解孔老夫子的千年絕對時,他道心就已經破碎,再加上唐羽這副上聯困難程度實在是太大,他聞所未聞,這一刻韓庭嶽大腦嗡嗡作響。

轉眼間,一炷香時間一閃而逝。

看著一炷香燃儘,唐羽盯著楚凝玉玩味道:“凝玉公主,一炷香時間已過,看來你們大楚註定要輸了!”

楚凝玉臉色慘白,她真冇料到唐羽能破解千年絕對,更冇料到大楚這次有備而來,竟在對聯上又一次栽在了唐羽手上。

“誰說我大楚要輸了?你在狗叫什麼?”韓庭嶽心態炸裂大叫了出來。

他出道以來從未一敗,更是大楚對聯第一人,要是這次他敗在唐羽手中,以後如何麵對天下眾人?

唐羽不屑一顧道:“我在狗叫?哼!難不成你想出了下聯?”

“我...”韓庭嶽張了張嘴巴,他想要反擊卻遲遲想不出下聯。

盯著蒼白無力的韓庭嶽,唐羽冷冷一笑:“堂堂大楚對王之王就這?為了獲取比鬥勝利,你們大楚先是在對聯上對我大唐強行羞辱,隨後又拿出孔老夫子的千年絕對刻意刁難,不料卻被我一一化解!”

“現在我隻是簡單出了一個上聯,你們大楚竟集體鴉雀無聲!究竟哪國文鳳最差?究竟誰會成為天下人的笑話?大楚狼子野心,貪圖我大唐領土,屢屢侵犯,我看你們纔是真的卑鄙無恥下流!”

“尤其是你韓庭嶽,像你這種浪得虛名之輩,也好意思號稱對王之王對穿腸?”

“我呸!”

酣暢淋漓說完,唐羽一口吐沫吐在了韓庭嶽麵前。

“你...你...”

噗嗤——

被唐羽當眾羞辱,韓庭嶽氣血攻心,他胸口一痛一口鮮血當場噴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