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小說 >  左少新妻颯又甜 >   第1549章

-

讓他監禁一個孩子。

他知道軍閥分裂,這樣的事情,從前在軍閥不可能有。但這不是他能夠選擇的,軍人的天職是服從命令。他的上司,站在於承先一邊,他也冇有辦法。

雖然他的心裡,其實更偏向大帥夏晟霆。

“想。”張侍衛承認道,“應該快了,很快就能回去了。”

他說完,突然噤聲。

想起麵前這個可憐的孩子,回不了家。

果然,喬澤安傷心起來,“我想爸爸媽媽,我想回家,嗚嗚。”

張侍衛“咳咳”兩聲。

“快,該你下了。”

喬澤安抹了抹眼淚,繼續下棋。為了隱藏實力,他故意將自己保持在初學者的水平。

倒也能跟張侍衛下起來,不分勝負。

張侍衛感歎道,“現在的孩子這麼早就學下棋了呀。嗯,下得還不錯。學個幾年,看樣子能上五六段。”

喬澤安隻是為了套話。

他故意把夏晟霆給他的銀質十字架拿出來給張侍衛看。

“我和外公下棋的時候,外公誇我厲害,他送我的。”

張侍衛一愣。

為什麼感覺有些眼熟呢?好像在哪裡見過。好像在他哥哥那裡見過。他的哥哥也為軍閥效力。現在幾乎聯絡不上,也不知道他哥哥究竟執行什麼任務,人又在哪裡。

“你收好,肯定是重要的東西。掛在脖子上吧。”張侍衛說道。

喬澤安觀察張侍衛的神態。

感覺張侍衛似乎見過,但也不能確定。

這幾天,他又想了想,或許機關不是最重要的。會不會有什麼特殊意義?

他們兩個人又下了幾手棋。

喬澤安故意輸給張侍衛。

然後他假裝輸了棋不高興,噘著嘴,一副要哭了的樣子。

“誒,說好了不哭哦。”張侍衛勸慰道,“等會兒遊戲機就送來了。”

“真的嗎?”喬澤安眼裡冒出晶亮的星星,滿臉期待。

張侍衛點點頭。

“你外公是誰呀?”張侍衛突然問道。他還是覺得這枚吊墜的圖案在哪見過。

“夏晟霆呀。”喬澤安毫不隱瞞。

他揣測眼前看守他的黑衣侍衛們,根本不知道他的身份。

“啊!”

果然,張侍衛震驚地冇能控製住自己,驚撥出聲。

竟然是大帥的外孫,也就是少帥的兒子。這可是未來軍閥的正統繼承人啊。

參座派給他們的任務,竟然是監禁大帥的外孫!

他們完全不知道。

難怪將防護做的嚴嚴實實,窗戶都用鐵板封起來,讓孩子看不到外麵。門禁係統都是最先進的。所有東西進來都要經過掃描,以防有追蹤係統。所有的信號都遮蔽了。在這裡,他們聯絡外界的唯一方式,是通過衛星電話。

竟然是這樣!

雖然,服從命令是軍人的天職。

此時,他的心裡掀起一陣波瀾。做這樣的事情太缺德,他心裡清楚明白。尤其對方還是個四歲的孩子。

他自己也是有孩子的人。

他是軍人,又不是冷血殺手。

其實並不忍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