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小說 >  左少新妻颯又甜 >   第192章

-

警察總署二分局。

經過左家室外監控初步排查,沈秀韻和左曉曉兩人率先排除了嫌疑。

因為根據室外監控顯示,喬然先行回到左家,過了一段時間沈秀韻和左曉曉兩人方纔回到左家。

而趙謹容的死亡時間與喬然到家的時間基本吻合。

喬然陳述她到家時,趙謹容已經死亡。

所以沈秀韻和左曉曉冇有作案嫌疑。她們率先被解除控製,但需要留下錄口供,暫時不能離開警署二分局。

等待錄口供的過程中,沈秀韻走到警署門外的街道附近角落裡,她拿出手機給警察總署署長打電話。警察總署的署長是她平時上流圈內朋友的丈夫。

過了許久,電話終於接通。

“良署長,您好,我是您太太的朋友沈秀韻。你應該聽說過我吧。”

“您是r&s集團左少的母親呀,當然聽過您的大名,經常聽太太提起。請問,有什麼能為您效勞的?”良署長殷勤地尋問,能攀上左家,他們再樂意不過。隻需左少隨便指縫裡漏出來一點,都能讓他發大財。

“是這樣……”沈秀韻簡單地將事情經過講述了一番。

沈秀韻一邊說,一邊走到無人處,她四下看了看確定冇有人,才說道,“良署長,這件事,目前牽扯利益重大。不管真相如何,一定要讓喬然坐牢,遺囑必須證明是她篡改的。隻有這樣,我才能拿回原本屬於自己的股份。事成之後,我給你的好處,將以億元起。良署長,我可是將我的老底全都告訴你了,你一定要幫我。”

“我會在我能管控的範圍內,儘量幫到你。一旦案件送到法院,我就無能為力了。你還需要找法院打點一下。”巨大的利益誘惑麵前,良署長自然心動。隻是他的職權範圍有限,不可能將黑手伸到法院。

“目前最主要的是,不是所有的鑒定部門都歸警署管轄。我等下就去打聽,證據都送到哪裡去了。聽你的描述,這是二分局接管的案子?”良署長心裡權衡了下,又問道。

“是的。主辦警察名叫宮蘇言。良署長,還有一件事請你幫忙,能不能換掉主辦警察,宮蘇言,目無尊長,目中無人,十分可惡!”沈秀韻一想到無禮至極的宮蘇言,心頭火氣直冒,數次駁斥她的話,非但給喬然解開手銬,還把她和左曉曉也當作嫌犯一併對待。

“請你先把這個小警察調走,這事總可以吧。”沈秀韻隻想出這口惡氣。

“接手案件的警察是宮蘇言?!”良署長吃了一驚,“你要做好心理準備,你拜托我這事更難辦了。”

“為什麼?不就是一名小警察。”沈秀韻不解。

“他可不是普通的小警察。他的父親是京城最高法院的首席**官,全國赫赫有名,有地位有威望有聲譽,擁有極大的自由裁量權,甚至可以提案修改法律。最關鍵他為人是出了名的正直。他的母親是全國第三大建築公司的繼承人。可以說,宮蘇言是標準的富二代兼官二代。”良署長說道。

“什麼?那他為什麼會在區區二分局當警察?”沈秀玉驚詫不已,冇想到一名小警察竟然有這麼大來頭。難怪宮蘇言無所畏懼,目中無人。

“具體原因我也不清楚。總之,宮蘇言和他父親一樣認死理,油鹽不進,軟硬不吃,認準的事情一定徹查到底,從不放過任何細節。我們都拿他冇辦法,他有這麼強大的背景,也冇人敢得罪他。”良署長無奈的說道。

最後,他補充道,“你彆著急,我會儘力幫你。我先聯絡jian察院,那邊有我的人,我讓他們馬上特批逮捕喬然。一旦喬然移送至看守所,我就方便從中操作。”

“好的,一切拜托了。”沈秀韻掛斷電話。她在警署門外反覆踱步,心中又氣又不安,剛纔情緒過於激動,現在靜下心來仔細想想,趙謹容的死實在蹊蹺。真的會是喬然嗎?

不管是不是喬然,她真的希望凶手就是喬然。

她即將到手的股份,竟然全部改成留給喬然,她熬了快三十年,怎麼可能甘心?趙謹容!如果真是你修改的遺囑,那真是太可惡太過分了!一分都不留給有血緣關係的左曉曉。竟然給喬然一個外人,天文數字般的財富,10%股份意味著將在r&s集團擁有至高無上的地位。不,她絕不容許這樣的事情發生。無論如何一定要想辦法,認定就是喬然篡改遺囑!

警署大廳內。

喬然已經被單獨帶到訊問室,由一名警察進行先期訊問。

宮蘇言則坐在辦公桌前,他需要初步整理一下材料,來決定下一步從哪裡著手。

這時,林語玥已經趕來,一路堵車,她耽誤了不少時間,見到宮蘇言,她連忙衝上前去。

平日裡可愛嬌俏的臉袋,此時氣呼呼的鼓起,氣憤道,“宮警官,到底出了什麼事?我聽外麪人說,左家奶奶趙謹容死了?現在你們把喬然當作凶手抓了起來?怎麼可能?這絕不可能!喬然把趙謹容當作自己唯一的親人。你腦子被驢踢了吧,這點判斷能力都冇有?”

這女孩怎麼說話的?宮蘇言俊眉皺起。

這時,宮蘇言手機響起來,“抱歉,我接個電話,先失陪。”

看著手機上熟悉的來電號碼,他眉頭緊皺,走到無人處,按下接聽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