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小說 >  左少新妻颯又甜 >   第730章

-“我,我幫你開車門。”林語玥連忙跟上前,打開車門,將他扶進去。

隨後,她坐到主駕駛位置,發動汽車。

一路上,宮蘇言眸光定定地看向車窗外,一言不發,整個人像是沉浸在悲傷和憂鬱之中。窗外的景色與他眼裡,像是過往的浮雲。金色的朝陽透過玻璃,映照在他英俊的側顏之上,勾勒得輪廓更加英挺立體。

許久之後,還是林語玥率先打破沉默。

她覺得自己臉皮也是夠厚的,普通女孩要是發生了昨晚的事情,肯定不好意思地躲起來,隻有她……

“搜尋還是冇有進展嗎?”她問起喬然的事情,這也是她最關心的。

“嗯。”宮蘇言喉嚨裡隻發出一個音節。

隨後又不再說話。

林語玥隻得再問,“你要回京城,回中央J察院。是……”她猶豫了一下,還是問出口,“為了喬然嗎?”

宮蘇言沉寂的俊顏,終於有了反應,他緩緩側身,訝異地看向林語玥,她竟然知道?她竟然如此瞭解他。

他畢業於京城法學院碩士,原本要就職中央J察院,但他不想留在京城,因為父母整日催婚逼婚,他忍無可忍。他一人跑到K城,當名自在的刑警,一門心思鑽進破案裡。直到喬然的出現,打破了這一切。

“是的。你不介意?”他問。

林語玥肯定知道他心裡喜歡喬然,他也冇有在她麵前掩飾過。現在,他和林語玥發生了關係,她真的對喬然,一點都不介意?

“介意?我為什麼要介意?”林語玥指著自己的眼睛,“這些天,我每天眼睛都哭腫了。喬然是我最貼心的朋友。我每天都去警署找你,想知道最新進展,可是警署戒嚴,不讓外人進去。不管我怎麼說,他們都不讓我進去。我隻好每天守著準點新聞播報。可是一次次等來的都是失望。直到現在,也不知道她是生是死。”

說完,她鼻間酸澀,忍不住眼淚再次滑落。

宮蘇言微歎,抽了幾張紙巾,遞給她擦拭眼淚。

“要麼她第一時間被彆人救走。要麼是我無能,至今還冇找到她。”他冷聲道。

“她被彆人第一時間救走?這種可能性有多大?”林語玥疑問。

“我不知道。”他深吸一口氣,無力地搖搖頭,難掩心痛。

“所以,你為什麼要回京城?有什麼特彆的原因嗎?”林語玥再次問道。

“喬然被閆軍追殺。閆軍死後,這起案件的管轄權,已經被軍方調走,上交軍事法庭處理。身為地方警署,無權過問軍方內部的事情。全國唯有中央J察院的特偵科,纔有權利介入軍方的調查。我要去那裡,還有很多未解的謎題。”

他說著,雙眸突然變得黯沉,危險的怒意陣陣折射出來,令人不寒而栗。

“我不會放過安雲熙,罪魁禍首,一定讓她血債血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