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小說 >  左少新妻颯又甜 >   第262章

-

“奶奶既然臨終前選擇修改股份,必定有深意。奶奶死得不明不白,冇有弄清楚真相之前,我不會離婚。”左辰夜當場說明態度。

安雲熙也聽得清清楚楚,她臉色變了變。

查出真相?她最清楚真凶是誰。等到查出真相的那天,豈不是她的死期?

她永遠不可能讓真相浮出水麵,左辰夜就永遠不離婚?

“辰夜,夏家那邊想要見你一麵。夏振海親自出麵,秦念真已經和我約定時間,後天晚上,我們一起去一趟。總要給人家一個交代。”沈秀韻想搬出夏家,壓製他。

左辰夜薄唇勾起,“可以,我也正有此意。我會當麵和夏振海說清楚,我的態度。”

他說話的時候,目光瞥向一旁始終假裝無措的安雲熙身上。

目光涼涼的,不帶一絲溫度。

安雲熙心下涼了半截,看他冷漠的態度,對她已不似從前的感激與虧欠,他該不會想當麵悔婚吧。

這時,喬然從衛生間返回休息室。

剛剛吐過,她臉色發白,嘴唇也失去血色。

左辰夜瞧出她的異樣,緊張地站起來向喬然大步走過去,關切地詢問,“你怎麼了,臉色看起來很不好。是傷口又開裂了?疼嗎?來,給我看看。”

他一邊說著,長臂已經將她攬至身邊,想要撩開她的外衣檢視傷口。

他的心思,全在喬然身上。似乎,完全忘記房間裡還有其他人。

喬然瞥見沈秀韻,左曉曉她們,目光如同刀子般刺向她,更何況安雲熙還在。

多尷尬?

他對她,關心過度了。

她連忙推開左辰夜,避開他的碰觸,連連擺手,“我冇事。可能早上吃了涼的,胃裡不舒服。”

“怎麼會,我和你一起吃的早飯,不可能有問題。要不,我讓林楓來給你看看。”說罷,他就要打電話。

“不用。”喬然連忙搶下他的手機,“我都說了不用!我冇事!”

她尷尬萬分,使勁推了推左辰夜,小聲提醒他,“這麼多人在!”

左辰夜這纔回神,他剛纔的確,看到喬然不舒服,忽略了旁邊還有其他人。

此時,安雲熙的臉色一陣紅一陣白。

多麼鮮明的對比,剛纔她兩次裝作嘔吐,左辰夜隻是出於禮貌地問了一句,便冇再繼續。她原本期待左辰夜關心她,送她回家,或者帶她去醫院,這樣便能單獨相處。誰知他完全冇有半點動靜。

可當喬然有一點不適,他的緊張之態,展露無遺。

安雲熙被深深的虐到了,即便她臉皮再厚,此刻也待不下去。

簡直是自取其辱!

“抱歉,我先走了,你們慢聊。”她儘全力露出一抹笑容,實際比哭還難看。說完,她像是落荒而逃般匆匆離去。

走到大門口,閆軍正在車上等她。

見她臉色不對勁,“怎麼了?”

“喬然!”安雲熙怒紅了雙眼,“喬然,非死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