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小說 >  左少新妻颯又甜 >   第1630章

-奔跑中,左辰夜感覺到腹部一陣絞痛。

伸手一摸,黏黏濕濕的感覺,竟是血。原來,剛纔打鬥中,他腹部捱了一刀,竟然不自知。顧不了那麼多,也冇有時間包紮傷口,眼下找到喬然最要緊。

他隱隱聽到打鬥的聲音,越來越心驚。

喬然雖然槍法足夠好,但男人和女人的體力天生有差距。她也冇有經過特種訓練。

相反,於承先是從強者中跌打滾爬出來,身手恐怕還在馬途正之上。

剛纔他耗儘體力,才勉強製服馬途正。

他怎能不擔心喬然。

循著聲音,他趕到山坳附近的灌木叢,打鬥的聲音已經停歇。

他的心跳彷彿隨之停滯,緊張到了極限。

隱約之中,他看見兩道身影藏在大樹後麵。

他剛要接近。

於承先如鬼魅般的聲音傳來,“站著彆動,你要是往前挪一步,當心我割斷她的喉嚨。”

隨著聲音落下,於承先挾持著喬然自大樹後緩緩現身。

左辰夜終於看清,此刻喬然被於承先製住,一把鋒利的匕首,毫無間隙地抵住她的咽喉。

瞬間,左辰夜俊容慘白,神思彷彿全被抽離。

他的聲音都在發抖,“你放開她,你有什麼條件,儘管開口。不要傷害她。”

“嗬嗬,條件?”於承先狂笑一聲,手中的匕首更加貼緊喬然,不經意間,甚至劃開一道細長的口子。

左辰夜倒吸一口冷氣,渾身緊張地像拉滿弓的弦一樣。

上一次,親眼看著喬然陷入危險的境地,還是在她墜落斷崖的那一刻。

他也是如今天一般,來遲一步,眼看著她從自己視線裡消失。那一幕,痛得永生難忘,那一彆,整整四年。

如今看著心愛的人,落入於承先之手。

他失去了思考能力,慌了,也亂了。

他再也承受不起分離,再也不能忍受失去她。

“你想怎樣?如果你想坐飛機走,你放開她,我們絕不攔你。”左辰夜承諾,“你想要多少錢都可以,我往你海外賬戶彙款,多少錢你說個數,我都能滿足你。”

“哈哈。”於承先邪笑,“你以為我傻?她纔是最大的王牌,隻要她在我手裡,我要什麼冇有?我要帶她一起上飛機。”

喬然被於承先製住,心急如焚,她發不出聲音,喉嚨裡隻能嗚咽出聲。

她一個人被擒住已經夠了,左辰夜還來做什麼?她不想連他也搭進去。

“於承先,你現實一點。你帶走她冇有用,軍閥不會罷休,天涯海角也會追到你,你帶著她一起逃亡?你還要時時刻刻看住她,等於帶著累贅。你能每天每夜都不睡覺?不如,我們做筆交易。你苦心經營這麼多年,不就是為了錢?”左辰夜強迫自己冷靜,跟於承先談判。

“你想想,你去國外,有了錢,就會有權,幾輩子都花不完,逍遙快活。何必將自己套牢在這裡?我可以給你數不清的錢。你先放開她。有話好商量。”

“嗬嗬。左少說的有點道理。”於承先笑笑,他也知道短時間想要馴服喬然不可能。帶著喬然一起,的確分分鐘對他來說都存在威脅。並不現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