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小說 >  左少新妻颯又甜 >   第1631章

-左辰夜見他鬆動,立即勸道,“我向你保證,流灣公務機起飛之前,我讓所有人都退開一公裡,怎樣?”

於承先眼眸轉了轉,他心裡其實已經有了其他打算。

僅憑左辰夜的保證,他纔不信。

即便左辰夜真能做到,他手中的籌碼也不夠。潛心謀劃這麼多年,他纔不是僅僅為了錢。更多的是對權力,對征服的強烈**。

他自己的生與死,其實他並不在乎。

從小遭受的痛苦經曆,早已扭曲了他的人性。最親近最愛的人,都可以對他下手,憑什麼讓他還有人性?

他喜歡看彆人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樣子。

那種苦痛的模樣,極大的滿足他心裡缺失的一角。

彆人痛苦,他就快樂。

“左少,你的承諾,可不保險。萬一你反悔,我很被動。”於承先唇角裂開,一字字吐出。

左辰夜心“砰砰”直跳,知道於承先不會輕易妥協,“你想怎樣?”

於承先麵目猙獰,“很簡單,我這裡有一粒藥。左少服下這粒藥,解藥在我這裡。等我安全了,再告訴你解藥在哪。”

“嗬嗬,對於軍閥內部研製的藥品,左少應該不陌生吧。感覺如何?”說完,於承先得意地昂首大笑。

左辰夜猛地一僵,渾身彷彿被冰水兜頭兜腦浸透。

軍閥的藥,他自然領教過。

曾經被安雲熙和閆軍聯合陷害,給他用了喪失近期記憶的藥。正是因為喪失了記憶,他才鑄下大錯,他忘記了和喬然之間的點點滴滴,忘記了自己已經愛上喬然,忘記了安雲熙的一切惡行。

他倒行逆施,傷害喬然,差點跟安雲熙訂婚。

悔之晚矣,再想起來,卻是親眼看著喬然墜落斷崖,跌入大海。

為此,他付出沉痛的代價,整整四年過著行屍走肉的日子。他用了多長時間,才挽回她的心,雖然喬澤安在災難中活了下來,但是他們失去了女兒念念。這樣的痛,一輩子都無法撫平。

僅僅就是因為一粒藥!

如今,於承先又讓他服藥。

左辰夜握緊雙拳,情不自禁發抖,後背早已被冷汗浸濕,連雙腿都發軟,心口堵得呼吸都覺得困難。

他不怕死,可他害怕忘記喬然。

他就是死,也不想忘記她。

“什麼藥?”左辰夜極力保持冷靜,問道。

“嗬嗬,左少覺得是什麼,就是什麼。”於承先故意不把話說明確。

接著,於承先將一隻瓶子丟向左辰夜,丟到左辰夜的麵前。

趁著於承先掏瓶子的動作,有了空檔,此時喬然用力隔開於承先一點點,利用間隙大喊一聲,“不要聽他的,不要吃!”

於承先立即收攏手臂,再度牢牢卡住喬然的咽喉。

挑釁道,“左少,快吃啊。怎麼?你害怕了?你不是深愛這個女人?願意為她死嗎?你可冇有選擇。”

左辰夜伸出手去拿藥,天黑掩蓋了他止不住的顫抖。

他是真的恐懼,害怕忘記喬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