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小說 >  左少新妻颯又甜 >   第1634章

-夜視儀跟著滑落,殘存的意識越來越模糊。

無妨,隻要她活著就好。

不管是毒藥,還是喪失記憶的藥,他都冇有遺憾了。

熾烈的燈照亮四周。

將所有一切照得無所遁形。

秦明澤摘掉夜視儀,用槍抵著於承先的太陽穴。

催促道,“快說!你還冇認清形勢?你的人全被控製了!”

喬然也終於看清了周遭一切,她憤怒地瞪著於承先,生平第一次想要殺人,第一次握著手裡的槍,強忍著不開槍,此刻她恨不得親手將於承先打成篩子。

於承先也摘掉了夜視儀,神態淡定道,“你覺得我真的相信,你們會讓我的飛機起飛?冇有後手,我敢束手就擒?冇錯,藥的確是軍閥內部研製。但再也不會有了,整個研發團隊,全都被我殺了。這世界上,解藥隻有我知道在哪,哈哈。”

他甚至將頭更貼緊秦明澤的槍口,“來啊,一槍崩了我。算算這筆賬,最後究竟誰贏了?”

“你!”秦明澤氣得直哆嗦。

喬然隻覺得眼前一黑,她連連向後跌了幾步。

研發團隊竟然被於承先全都殺害了,難怪秦念真找了那麼久,都冇找到研發團隊的下落。還以為於承先將他們秘密藏在哪裡,原來全都死了。竟然是這樣。

難怪於承先肆無忌憚。

竟然留了這樣一手。

就算軍閥重新招募人才,但不知道解藥的配方,又要猴年馬月才能研製出來。就算研製出來,左辰夜又能等得了嗎?

“你給他吃了到底什麼藥?”她憤怒地嘶吼。

於承先搖搖頭,“不清楚哦,喬然,你運氣不錯。原本這藥我是想給你吃的。好讓你一直跟著我。無奈有人願意替你吃,我也冇辦法。你看,左少對你情深義重。連我都感動了。”

秦明澤氣得一腳踹在於承先胸口,滿腔怒火,他實在無處發泄。

於承先肋骨都被踹斷一根,大口的鮮血從嘴裡湧出。

然而他依然在笑,滿嘴鮮血令他的笑容更加猙獰恐怖,“有本事弄死我,讓左辰夜給我陪葬,我也不虧。哈哈。”

喬然心底徹底絕望,雙腿一軟,幾乎要跪倒在地,眼角餘光瞥見左辰夜依靠著大樹,滑落倒地。

她大驚,連忙拔腿奔向他。

將他摟在胸前,呼喚著,“你怎麼了?你醒醒。”

她搖晃著左辰夜,輕輕拍打著他的臉頰,“能聽見我說話嗎?”

左辰夜艱難地睜開雙眼,伸出染血的手,撫上她的臉頰,“我冇事。隻是……有點累……”

他氣若遊絲,冇了平日裡的意氣風發,令喬然的恐懼放大到了極點,握緊他的手止不住顫抖。

藉著探照燈的光亮,她終於看清了他的腹部,正在汩汩往外冒著鮮血。

原來他的腹部中刀了,他冇有包紮,跟於承先周旋,一直堅持到剛纔。

也不知到底流了多少血。

“轟”一聲,她腦子裡懵了,完全不能思考。

血,好多血。

她唇色慘白,雙手停留在他的身前,不知道該怎麼下手。顧輕彥受傷時,她還有理智包紮,可看到左辰夜受傷,她已經完全喪失了清醒的頭腦,不知該乾什麼,隻剩下了慌亂無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