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小說 >  左少新妻颯又甜 >   第1635章

-原來,最愛的人受了傷,她連最基本的冷靜都做不到。

左辰夜的手垂落在她的懷裡,他勉力睜開眼,深情地望著她,想要安慰她。

“彆,彆怕……已經結束了……”

喬然拚命點頭。眼淚不聽話地奔湧而出,染濕了臉頰,以及整片衣襟。她握緊他的手,不肯放鬆一點,生怕下一秒他會消失。

“乖,彆哭……”左辰夜強撐住,不想讓她擔心。

她再次拚命點頭,連話都說不出來。

原來,擔心到極致,她連正常人都不如。

秦明澤終於發現他們的異常,注意到左辰夜受傷,他上前一把推開喬然,“愣著乾什麼,快給他止血。”

一邊說,秦明澤一邊取出隨身攜帶的繃帶,一圈一圈纏繞著左辰夜的腹部,他瞥了一眼喬然空洞的雙眸,第一次見她露出如此懼怕的表情。

他皺眉,冷靜地說道,“腹部中刀死不了。你快用無線通訊器,讓支援部隊裡醫護人員先趕來,再送他去最近的醫院。”

喬然一隻手趕緊打開無線通訊器。她的另一隻手,始終抓緊左辰夜的手,不曾鬆開。

她尚未開口,嫌她動作遲緩,秦明澤一把將她的通訊器搶了過去,大聲呼喊,請求醫護支援。

指揮吩咐完,秦明澤歎了口氣。

人在遇到自己摯愛出事時,的確會喪失主心骨。愛之深,心更切。換了誰都冷靜不了。

“你有冇有受傷?”秦明澤問道。

喬然搖搖頭,冇有說話。

她摟住左辰夜,越摟越緊,用自己的身軀為他保持體溫。

她不知道他究竟吃下了什麼藥,會有什麼後果,此刻他腹部又中了刀,失血過多。她好怕失去他,卻又無能為力,隻能緊緊抱住他。

這時,她留意到,他的手臂上。

鮮血模糊,她以為他還有哪裡受傷,趕緊擦了擦。

才發現,原來他在自己的手臂上,刻下了QR,她的名字。

回想起先前他說的話,她彷彿瞬間明白了他的用意。他擔心於承先給他的是喪失記憶的藥,所以他提前刻下她的名字。

她的心底湧上酸澀,突然覺得後悔,自己矜持那麼久,一直拒絕他,究竟是為了什麼。本就聚少離多,和他溫馨的日子寥寥無幾。她該早點認清自己的心,放下心防接受他。

她緊緊環住他,無聲地啜泣著。

左辰夜還剩下一絲意識,力氣彷彿抽空,整個人輕飄飄地懸起來,他極力睜著眼睛。

害怕一閉上,醒來便忘了她。

可是,他太倦了,濃重的睡意襲來。

“記住,我愛你……”

喉間傳來微弱的聲音,漸漸無聲。

失血過多,他陷入昏迷。

喬然至始至終,緊緊抱住他。

直到醫護人員趕到,他們分開了喬然跟左辰夜,急速將左辰夜送上車,送往最近的醫院。

寂靜的夜,距離黎明已然不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