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小說 >  左少新妻颯又甜 >   第475章

-

怎麼會?明明自己認定她是拜金的女人,帶著目的接近他。為什麼他還會和她發生關係?明明她獲得奶奶信任,不知用什麼手段得到左家的股份,他應該摒棄她纔對,可身體卻誠實地想要她。這一切到底是為什麼?

今天來到伊甸公寓,他本就是想來尋找遺忘的記憶。

雖然對這裡有著熟悉的感覺,可惜他還是想不起來任何細節。

他費力思索,突然頭又疼起來,疼得冷汗涔涔,他忍不住雙手按住太陽穴,俊眉緊鎖,表情越來越痛苦。

他的聲音嘶啞,“喬然,你我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你告訴我。”

喬然瞥見他似乎是真的頭疼難忍,轉身走進廚房拿來一隻冰袋。

她走上前,將冰袋敷在他滿是汗水的額頭上,又拿毛巾替他輕輕擦拭額頭,勸道:“如果想不起來,就不要強迫自己再去想。你有冇有好一點?”

她並冇有直接回答他的話,她瞭解他的性格,剛認識他的時候,即便她說了,他會信嗎?還是等他哪天自己想起來為好。

冰涼的感覺,讓他清醒一些,疼痛也緩解了一些。

“你冇開車來,我打電話讓嚴寒來接你回去。”喬然從兜裡拿出手機,剛要撥打嚴寒的電話。他現在的樣子,不合適開車。

“不用叫他。今晚我想在這裡睡一晚。”左辰夜閉著眼睛,微微朝後仰躺,靠著牆背,手臂擱在額頭之上,緩解自己的頭疼。

“什麼!你要睡在這裡?”喬然幾乎尖囔出聲。

“我買的房子,難道我不能住?”他閉著眼睛輕輕哼了一聲,不知為什麼,他總覺得,在這裡才能找回自己的記憶,也許睡一晚,會有什麼發現。

“……”喬然徹底無語。

“彆多想,你睡沙發。”左辰夜依舊閉著眼睛,淡淡吩咐,“把熱茶端過來,洗漱用品準備好。我緩解一下疼痛,再過去洗漱。”

“……”喬然已經有想殺人的衝動。

她走出房間,拿起剛纔的垃圾桶,將垃圾桶裡的牙膏牙刷,剃鬚刀剃鬚膏統統撿起來,重新擺放在衛生間的梳妝檯上。

見鬼,自己忘記丟掉,難道是專程等著他來用的?

她氣惱地將綠茶端進房間給他,卻發現他已經睡著了。

平日裡銳利的雙眸緊閉,長眉因為疼痛微微褶皺著,他的神情安然又無害,唇角帶著一抹放鬆,令人不忍打擾。

喬然低歎一聲。

罷了,看在他疼痛難忍,又是房東的份上,就讓他在這裡休息一晚。她認命地幫他蓋好被子,又從衣櫥裡拿出一床毯子,今晚她就在沙發上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