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小說 >  左少新妻颯又甜 >   第95章

-

就在這時,正前方不遠處。

暗夜之中,一道黑影朝她直奔過來,就像來自地獄的救贖。

是左辰夜朝喬然衝過去。

就在劉爽抓住喬然肩膀,撕開她衣衫的那一瞬間。

一個過肩摔,左辰夜將劉爽狠狠甩在地上。

左辰夜可是跆拳道黑帶三段,身手靈敏,動作極快,劉爽根本不是對手。上次被人追殺,因為對方三人均是職業殺手,又有槍,他被下藥又受傷了纔不敵對手被迫跳入漢江。

劉爽心知不能暴露,連忙縱身竄入廢棄的居民樓裡,老舊的小區裡結構複雜,他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左辰夜一臂抱住跌倒在地的喬然,將她緊緊摟在懷裡。見她衣衫破碎不堪,美好隱約而現,連忙脫下西裝將她包裹住。

他的心臟砰砰猛跳,無法平複,緩不過來。

隻差一點,她就遭人玷汙,太懸了。

此前,他撥通她的電話,接通以後,卻冇人接聽。

接下來發生的每一幕,她遭遇了襲擊,聲音都通過電話清晰地傳遞給了他。

他在車上心急如焚,從冇這麼慌亂過。

嚴寒更是在市區內飆車到了時速200 ,一路闖紅燈。

在路上,他查詢了地形,分析喬然一定是在等待拆遷的隱蔽的長巷子裡。

一停車,左辰夜便衝進巷子。

嚴寒停好車,也飛奔跟了過來,焦急萬分,“左少,我去追。”

他對喬然由衷欽佩,見喬然被人欺辱,氣血直湧。

“等下,不用追。先送我們回家。”左辰夜懷裡摟著喬然,不追是因為他發覺她整個人

不對勁。

喬然意識已經模糊,神情迷離,臉上紅暈不正常,全身燙得嚇人。

左辰夜知道喬然怎麼回事了。

該不會,她被人下藥了?

這樣的感覺,他體驗過,他知道她現在肯定很難受。

“左少,為什麼不追?該死的,這裡四周都冇有監控,白白放過這個混蛋。”嚴寒鬱悶至極,憤憤不平。

“她不對勁。她被人下藥了。”左辰夜將喬然打橫抱起,大步往車上奔去,抱著她坐進賓利車後座裡。

嚴寒神色一凜,雖心有不甘,但也知道眼下喬然更要緊,連忙坐進駕駛座,發動,踩下油門,疾馳而去。

賓利車後座上。

喬然目光越來越渙散,莫名的渴望越來越強烈,好像無數隻螞蟻在她的身上不停地啃噬。身前的懷抱,感覺好清涼,好舒服,像解藥一般,她忍不住緊緊貼上去,滿足地歎息一聲。

左辰夜俊眉緊皺,看她眼中瀰漫上水霧,在他懷裡不停地扭動。

他瞭解這種感覺,之前他被人下藥就是這樣,最後失去了理智,纔會和安雲熙發生關係。

喬然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麼,紅暈的臉頰,迷離的眼神,讓她看起來更性感和美豔。

貼近他太舒服,她突然伸手勾住左辰夜的脖頸,柔軟的紅唇碰上他的。

像渴求解藥一般。

左辰夜身體一怔,背脊僵直。

她清新的味道撲進他的鼻息,帶著淡淡香檳酒的醇香,柔嫩的丁香在他唇間放肆,急切,灼熱,不能自控。

左辰夜擰緊眉頭,隻覺得壓抑的理智在瓦解邊緣。

某處火燒火燎的燃燒起來,隱忍的汗水從額頭上汩汩流下。

喬然已經完全不受控製,她的手極度不安分,四處點火。

左辰夜襯衫幾乎全都敞開了,他再也忍受不了,猛地捉住她亂動的手,目光灼灼的看著她,“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

“好熱,我好熱。”

喬然不管不顧,繼續燎原,若是清醒後知曉現在的舉動,她一定無地自容。

左辰夜快被她逼瘋了,隻能捉住她的雙手,聲音沙啞,哄道,“乖,這裡不行,你再忍忍,馬上就到家了。”

再冇有理智,他也不可能在車上要了她。

更何況,嚴寒還在開車。

後麵的戰況火熱激烈,嚴寒甚至不敢抬眼看後視鏡,一個大男人臉紅透直到耳根。

嚴寒一路飆車,渾身是汗,終於開回左家老宅。

左辰夜抱起喬然,大步奔跑進屋,上樓,將她放到了床上。

一捱到柔軟的床,喬然舒服地喘息著,她的手一直牢牢勾著他的脖頸,不肯鬆手。

此時再度將他拉低,令他一同倒在床上,再次吻上他的嘴唇。

她的吻技很差,很生澀,卻該死的柔軟,甜甜的感覺在他心頭盪漾開來。

他閉上眼睛,不想再思考。

明明被下藥的是她。

他卻也像是被下了藥一樣。他的喘息聲越來越重,目光深深的看著喬然。

喬然已經看不清楚他的模樣了,理智一點點被黑暗吞噬。

“會有些疼,忍著。”左辰夜柔聲哄道,他伸手解開皮帶,回吻著她。

房間內氣氛越來越曖昧,濃烈的氣息滿溢四周。

一地散亂的衣物。

臨門一腳的時候,左辰夜找回殘存的一絲理智,他突然離開她,單手擒住她精緻的下巴,看著她被吻的紅腫的唇,聲音沙啞。

“我是誰,看清楚要你的人是誰?回答我。”他必須確認,她是否留有一絲清醒。

他不願在她完全冇意識的情況下要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