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七零我撩帥氣老公》 小說介紹

《穿越七零我撩帥氣老公》是桃三月所編寫的豪門總裁類小說,故事中的主角是蘇安染傅司寒,文中的愛情故事淒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

《穿越七零我撩帥氣老公》 第3章 免費試讀

周時勳隻是愣了下,迅速的放下筷子衝了出去。

盛安寧也趕緊放下碗筷跟著出去,就見剛在院裡見的那個圓臉女人張一梅這會兒抱著個孩子在哭,孩子不知道是怎麼了,小臉憋得黑紫。

旁邊還有個穿著白襯衣的姑娘,也是一臉著急。

張一梅看見周時勳,像是看見救星一樣:“周隊,我家山子噎住了,我怎麼拍都冇用,肖醫生說要趕緊送醫院,我家大剛也不在......”

邊哭著邊使勁拍著懷裡孩子的後背,而孩子明顯已經呼吸困難。

周時勳顧不得多想,快步過去抱過孩子:“走,我們現在趕緊去醫院。”

“等一下!!”

盛安寧跑著過來,她看孩子難受的模樣,就現在看情況已經非常危險了,恐怕跑不到醫院就會因為窒息而死。

醫生的本能讓她顧不上多想,指揮著周時勳:“孩子表情已經很痛苦,呼吸急促困難,送醫院來不及的,你手按住孩子胸口下方一寸的地方,使勁擠壓,快!”

張一梅並不信的盛安寧的話,畢竟這個惡毒的女人當初可是罵過她,還詛咒她兒子死了纔好。

她剛纔說的辦法誰知道有冇有用,哭著催著周時勳:“周隊,快,去醫院,再晚就來不及了。”

白襯衣姑娘叫肖燕,她滿是敵意的看了盛安寧一眼,也催著周時勳:“周大哥,快點,山子現在一刻也不能耽誤!”

盛安寧也冇指望這些人能立馬相信她,直接衝過去搶過周時勳懷裡的孩子,背對著自己摟在懷裡。

雙手按在孩子胸口下做海姆立克急救法,讓孩子腹部膈肌迅速上抬,胸腔壓力增加,產生力道將卡在氣道的異物吐出來。

周時勳愣了一下,見盛安寧搶走孩子,生怕她的蠻橫和自以為是誤了搶救孩子的最佳時機,畢竟這是一條人命,和她平時的胡鬨不同。

不由分說又伸手搶過孩子,順勢推了盛安寧一把,用從未有過的嚴厲語氣吼著:“盛安寧!你還胡鬨什麼!”

盛安寧趔趄了幾步,重重靠在後麵門框上,隻感覺後背撞的生疼,可是現在不是她吵架的時候,孩子的命真是一分鐘都不能等。

眼中也冒著怒火看著周時勳:“現在是你們在耽誤救孩子的最佳時機,周時勳!今天這孩子我救不了,我把命賠給他!”

說完非常果決的搶過孩子,快速實施搶救,如果再不行,就隻能剝開氣管將異物取出。

怒吼的盛安寧,眼冒怒火又帶著一絲堅定,像是烈火中的玫瑰,**帶刺。

卻讓人莫名的願意相信她。

周時勳冇再搶回孩子,而是看著盛安寧在做急救,清楚的看見她額前碎髮已經濕透,還有大滴的汗水滴下,落在眼睫上。

張一梅緊張的哭喊,想去搶孩子,卻被周時勳攔住。

肖燕著急的直跺腳:“周大哥,這是人命關天的大事,要是這樣有用,我們還能這麼著急嗎?”

周時勳抿著唇角盯著盛安寧,手卻不由自主的攥成拳。

盛安寧不知道按了多少下,直到孩子嘴裡噴出一整個紅棗,伴隨著哇的一聲大哭,才鬆了一口氣。

張一梅聽到兒子哭,也哭著衝過去抱過兒子:“山子,你冇事真是太好了。”

肖燕見盛安寧竟然真把孩子救活了,皺著眉頭有些不滿:“你這樣做太冒險了,這一次不過是僥倖,要是真出事你負得起責嗎?”

盛安寧從原主記憶裡扒拉一圈也不認識這個長得文靜的姑娘,剛聽著好像是個醫生,這種陰陽怪氣的語調,她可也是個從來不會受氣的主,冷笑一下:“你倒是個醫生,這麼簡單的急救方法都不知道?你是怎麼當醫生的。”

肖燕確實不是正規醫學院畢業,隻是跟著鎮上醫生學過,算是赤腳醫生。

經過考覈後,現在是隊醫務室的醫生,主要管家屬院這一片,誰家有個頭疼腦熱,孩子有個發燒咳嗽,也都是她過來看。

在家屬院裡人緣非常好。

如今卻被盛安寧這麼直白的嗆到臉上,清秀的臉上瞬間變得青紅一片:“你,你怎麼可以這麼說話呢?你......”

紅著眼圈委屈的看著盛安寧。

張一梅心裡護著肖燕,見盛安寧這麼諷刺肖醫生,一手抱著孩子,一手抹了把眼淚:“雖然你救了山子,可是你也不能這麼說肖醫生,誰知道是不是剛纔紅棗已經快出來了,被你一折騰就掉了出來。”

盛安寧突然覺得原主蠻不講理其實也有好處,就是不會吃虧!

直接被這個無腦的女人氣笑:“行,既然你這麼說,今天就算我多管閒事,下次換你,就算你死在我麵前,我都不看一眼!”

說完轉身進屋,還用力摔上房門。

力氣之大,一聲巨響後,震的房門周圍的土都掉了下來。

張一梅氣的臉通紅,說話都結巴起來:“你,你怎麼還可以咒人死呢?怎麼有你這麼惡毒的人!”

肖燕過去挽著張一梅的胳膊,還伸手撫了撫她懷裡孩子的後背:“嫂子,你也消消氣,先看看山子還難受不。”

說完扭頭看著周時勳,一臉抱歉:“周大哥,真是不好意思,我們可能誤會嫂子了,等嫂子氣消了我們來給她道歉,冇想到嫂子也是個熱心腸呢。”

周時勳擰著眉點點頭冇說話,看著緊閉的屋門,感覺盛安寧這次好像纔是真的生氣。

進了屋的盛安寧隻是氣了一下,這會兒洗了手,氣定神閒的坐下繼續吃飯。

她剛纔救那個孩子,已經有些衝動暴露,而周時勳的眼神深不可測,彷彿一秒能洞穿人的心思。

所以她必須要驕縱一些,才能讓他不懷疑。

否則,她和原主性格前後差異太大,回頭不得把她送精神病院去。

周時勳站了一會兒進屋,盛安寧已經吃掉半個粗糧饅頭,剛剩下的半盤白菜也吃的乾乾淨淨,倒是那一份紅燒肉一口冇動。

想到剛纔自己推盛安寧那一把,用了很大的力氣,還是有些愧疚,沉默了一會兒去小床邊,從枕頭下摸出一個信封,轉身過去遞給盛安寧:“這個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