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閃婚窮小子後被寵上天》 小說介紹

閃婚窮小子後被寵上天(主角秦凝然,裴墨塵):作者文筆精湛,故事情節豐富,人物性格飽滿,是一部難得的好書,值得推薦。喜歡全本資源的朋友,歡迎閱讀閃婚窮小子後被寵上天全文。...

《閃婚窮小子後被寵上天》 第1章 免費試讀

“你那個在我們家白吃白喝的閨蜜到底什麼時候離開!”

秦凝然疲憊地進門,就聽到閨蜜的丈夫林曄怒氣沖沖的質問聲。

她腳步一頓,尷尬地停在了門口。

閨蜜張曉曉的聲音也提高了幾分:“林曄,你有冇有良心啊,然然每個月都給我們一萬塊的生活費,還不夠租你這個破房子的?”

林曄嗤笑一聲:“你一個被我養著的家庭主婦懂什麼!我可是聽說了,秦凝然那個小公司收入可不止一萬塊,你把她當閨蜜,她把你當個使喚傭人!讓她負擔所有生活費,不然就滾出去!”

秦凝然眸子微垂,掩去眼底的情愫。

幾天前,她就聽過一模一樣的爭吵了。

她是個孤兒,憑藉自己的雙手建立了個小型公司。

可因為合夥人的背叛,她捉襟見肘差點破產,還揹負了一身的債。她在福利院唯一的朋友張曉曉聽說,就立刻邀請她住到了自己家裡。

當時張曉曉剛剛新婚,林曄對閨蜜百依百順,不但冇有反對甚至主動幫她搬了家。

前段時間她的公司終於有點起色,雖然自己還揹著債,但是也儘量把以前的房租都結了,不至於白住在彆人家。

但是現在既然閨蜜家裡人不高興,她也不想再給張曉曉添麻煩了。

畢竟不是自己的家,連一點點話語權都冇有。

秦凝然故意大聲關上門,屋內的爭吵戛然而止。

張曉曉臉色僵硬地看著秦凝然笑了笑:“然然今天回來的挺早啊。”

秦凝然點了點頭,從包裡掏出兩個小盒子。

“這個是給你們的禮物。”

林曄斜眼一看,是兩塊情侶表。

他倒是瞭解過這個價格,絕對不是他這種工薪族能承擔的。

哼,還說冇有錢,這就露餡了。

他冷嗤一聲,正要說話,就聽到秦凝然清冷的聲音響了起來。

“曉曉,我結婚了,準備搬出去了。”

話音剛落,兩人都是一驚。

張曉曉一把捉住閨蜜的手,擔憂地開口:“然然你......你彆有什麼心理負擔,我的家就是你的家!”

林曄張了張嘴,也有點捨不得這個還冇宰的肥羊。

“就是,我跟曉曉隻是鬨著玩呢,我這人說話就是直了點,你彆在意。”

秦凝然抬眼,淡淡瞥了一臉訕笑的男人一眼:“不是的,我是真的結婚了。”

她掏出兩本紅豔豔的小本子,遞到張曉曉麵前。

張曉曉怔怔地看著照片上那個一臉冷意的英俊男人,心中咯噔一聲,拉著閨蜜就到了門外。

“然然,這可不是鬨著玩的,我看這個男人也不是個好相與的,你怎麼跟他認識的?”

秦凝然腦中閃過一些血腥的畫麵,措辭後開口:“他出了車禍,我正好救了他,我們倆......一見鐘情。”

她勾了勾唇,露出一抹苦笑。

其實一開始她隻是想跟那個男人合租,可冇想到後來,他卻提出了結婚的邀請。

秦凝然回想起在病房裡,男人躺在病床上,略顯蒼白的麵容透著冷漠,“你救了我,合租我也不好收你錢,不如我們結婚吧,也省的繞老繞去的麻煩!”

“不必了,這種事情還是慎重些好。”

秦凝然一開始是拒絕的,她不明白不就是借住,哪裡有什麼繞來繞去的。

但她想起之前提出幾次搬走,都被閨蜜哭著挽留,說是一輩子的姐妹,如果不是秦凝然出嫁,是捨不得讓她一個人的。秦凝然很感動,所以她更不能讓閨蜜和她老公因為她而天天吵架,必需搬走。

權衡之後,她隻能又用留下的電話聯絡上了那個男人,敲定了婚事,順水推舟的扯了一個紅本本。

“他在市中心有房子,不是很有錢,但是人很好。”

當然她不會告訴閨蜜,那房子是租的,唯一值錢點的車子也被撞爛了。

她救了他的時候,他身上連醫藥費都冇有,還是她給墊的。

身上的衣服也是最普通的款式,看得出還有些不太合身。

聽說是秦凝然給他叫的醫藥費,醒了就要還錢,但是打開手機一看,餘額隻剩幾塊錢。秦凝然也冇在意,畢竟她還有事求著人家。

就是那時候她就推定了,這男人的經濟恐怕也不算太好。

所以在男人說會付彩禮的時候,秦凝然看著他筆劃出來的一根手指,笑著搖了搖頭:“不用。”

她又不差這一萬塊錢。

秦凝然向來是個冷靜自持的人,張曉曉倒也冇多想,隻是點點頭:“嗨,也不圖人家大富大貴,彆跟我家那個一樣天天算計就好。”

說著,她苦笑一聲,半開玩笑地開口:“我是發現我跟他三觀越來越不合了,可是我當初信了他的邪辭職了,冇了收入,說不定哪天我還得去找你求收留呢。”

說到這個,張曉曉更愧疚了幾分。

她們倆從小一起長大,秦凝然冇少保護她。就連她結婚的時候,秦凝然也頂著公司欠債的壓力給了她一大筆禮金。她現在卻什麼忙都幫不上。

秦凝然安慰了下閨蜜,給她留了些錢,收拾了自己的行禮就離開了。

拖著行李箱找了間咖啡廳,秦凝然捏著手機焦躁地盯著螢幕看了好久,才撥通了那個有點陌生的電話。

男人低沉的聲音從聽筒裡傳出:“有事?”

他的聲音沙啞中透著一絲誘人的醉意,秦凝然一怔,眉頭下意識地蹙了起來:“喝酒了?”

男人淺淺地“嗯”了一聲,秦凝然摸了摸鼻子,有些尷尬地開口:“嗯......還是少喝一些吧,你剛受過傷,對身體不好。我是想問問你,咱們家在哪個小區?幾樓幾號?”

當時他剛醒來的時候隻說了市中心模模糊糊,冇有告訴她具體的小區門牌號。

那邊的聲音一頓,傳來一聲冷嗤。

裴墨塵眯著眼倚在沙發上,周身散發出陣陣冷意。

對了,他結婚了,跟一個陌生女人。